<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中國網首頁 | 觀點中國
 
 

【中國網評】美國槍支暴力痼疾難除,凸顯美式人權之殤

來源:中國網    2022-06-07    作者:華章
大字體
小字體


中國網評論員 華章

導致21人死亡的得州小學槍擊慘案陰霾還未散盡,美國多地又發生多起槍擊事件,導致數人死傷:6月1日,美國俄克拉荷馬州一醫院發生槍擊案,4人死亡;一天之後,愛荷華州一座教堂停車場外再起槍聲,3人死亡;在6月3日這個全美反槍支暴力日,弗吉尼亞州發生槍擊事件,1人死亡至少5人受傷;6月4日,多名槍手在美國費城當街掃射,3人死亡11人受傷……而這些還只是冰山一角。據美國媒體和機構統計,5月28日至30日期間,全美共發生300多起包括自殺在內的各類涉槍事件,造成超過130人死亡。

人們不禁要問:美國槍支暴力為何長期得不到有效治理,反而愈演愈烈?

槍支管制失控成暴力事件溫床

美國司法部等機構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民間持有超過3.93億支槍,約合每百人120支。2000年至2020年,美國槍械製造商共為商用市場生産槍支逾1.39億支,僅2020年一年就生産了1130萬支。槍支過度商業化、民間大量持有,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威脅著美國社會的安寧。更有甚者,一些州政府還出臺法案,將合法持有槍支的年齡一降再降,讓爆發槍擊事件的風險進一步提高。

2021年9月,得州通過一項法案,將合法持槍年齡降至18歲,並允許得州21歲以上、符合規定的人群,無需當地政府許可或接受培訓即可持槍進入公共場合。而製造得州小學慘案的槍手年齡恰好剛滿18歲,在此之前也多次出現年輕人犯案的例子。對此,有美國學者分析稱,槍支犯罪年輕化,是近年來美國槍擊案中出現的最令人憂心的特點。

美國各級政府無底線地縱容甚至鼓勵民間持槍,以致槍支氾濫,為美國槍支暴力頻發埋下禍根。

種族歧視等社會矛盾激化成暴力事件誘因

2020年,美國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殺”,引發曠日持久、席捲全美的“黑命貴”運動,令美國長期存在的種族歧視瘡疤再次被揭開。同年,美國特朗普政府在新冠肺炎病毒溯源問題上,大肆抹黑中國,令美國亞裔也越來越頻繁地成為暴力襲擊的受害者。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導致貧富分化加劇、階層對立日益嚴重,被極端主義情緒裹挾的美國人越來越多,擔心自身安全的美國人也越來越多,出於不同的心理,美國人購槍意願高漲。

芝加哥大學的一項社會調查發現,在過去兩年裏,有近五分之一的美國家庭購買了槍支;每20個成年人中就有一個人第一次購買槍支。目前,美國有一半成年人都生活在有槍家庭中。美國全國射擊運動基金會(NSSF)公佈的數據顯示,僅在2020年,黑人購槍數增長了58.2%,亞裔購槍數增長了43%,美國約40%的槍支銷售為首次購槍者。

槍支大賣的同時,流血事件與日俱增。根據“槍支暴力檔案”網站發佈的統計數據,美國槍擊事件導致的死亡人數從2019年的39558人上升到2020年的43643人,2021年進一步上升到44816人。2022年還未過半,截至5月25日,美國已發生214起大規模槍擊事件(4人及4人以上身亡),超過17300人因槍支暴力死亡。其中,像今年5月14日紐約州10名非洲裔美國人被槍殺的種族仇恨案件並不鮮見。

黨爭不斷致控槍努力一再付諸東流

美國槍支暴力頻率之高,後果之嚴重令人咋舌。忍無可忍的美國民眾曾多次舉行活動,呼籲聯邦政府真正採取行動進行槍支改革,保障民眾安全。美國總統拜登也呼籲控槍,稱“不能再讓美國人失望”。然而,事實證明,美國民眾的失望總是難免的:先是《2022年國內恐怖主義預防法案》在聯邦參議院被擱淺,隨後民主黨人提出的包含調高使用半自動步槍年齡限制、發起回購大容量彈匣計劃、制定有效措施禁止3D列印“幽靈槍”等控槍舉措的“保護兒童法案”,也被美媒認為“幾乎不可能”獲得參議院表決通過。

控槍法案難産與美國的金錢政治脫不開干系。美國學者賴特·米爾斯在其著作《權力精英》中指出,美國本質上是個軍工複合體,如果軍工精英們一再守護自己的利益,那麼禁槍就永遠無法實現。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便是軍工精英們的代言人。由於其在總統選舉、議會選舉、法律政策制定中的巨大影響,而被稱為“美國權力第四極”,有著超乎尋常的政治影響力。1998年至2020年,包括全國步槍協會在內的美國反控槍團體累計花費超過1.7億美元遊説政客、左右立法。拿了“好處”的美國政客上臺後,便維持甚至強化其反控槍立場,其中尤以共和黨政客為甚。

在得州小學慘案發生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得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就公開表示,美國頻頻發生槍擊事件的真正原因,是槍手“普遍患有精神疾病”,而槍支管控只會讓民眾面對襲擊者時,手無寸鐵更加脆弱,因此槍支管控政策並不會阻止此類事件的發生。將嚴重的社會問題異化為行兇者的個人問題,並借此為軍工企業開脫,美國政客親身演繹了什麼叫“拿錢辦事”。同時,相當數量的美國民眾反對控槍,也讓共和黨有了敢於阻撓相關法案的底氣。民調顯示,共和黨選民中僅有27%支援收緊售槍法律。

而民主黨看似力推控槍,實際上既不願意得罪這些支援擁槍的選民,也不願意得罪槍支生産商,沒有政治勇氣和魄力打破軍工企業左右美國政治的局面,更多只是展示政治姿態,博取選民好感。於是,美國社會始終在“槍支暴力→輿論譴責→兩黨扯皮→無果而終→槍案再起”的死迴圈中週而复始,無法自拔。

美國政客為了撈選票、賺黑錢,任由槍支暴力這一老問題愈演愈烈,置廣大民眾的生命權這一基本人權于不顧,撕下了美式人權的“畫皮”。我們更要問問:戕害本國民眾人權如斯,美國政客有何顏面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對他國人權指指點點?(責任編輯:樂水 張艷玲 原京)

中國網際網路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 | 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 12321垃圾資訊舉報中心 | 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版權所有 ©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 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