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政務 > 滾動新聞 > 

處理好“快與慢”“新與舊”“雅與俗” 老街巷就當文物修

發佈時間: 2022-05-31 | 來源: 成都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尤紫璇

探訪老城老街老巷有機更新


祠堂街城市更新項目一期雛形初現

在這個季節走到祠堂街,首先會被街道上蔥蘢的綠意美到,高大的法國梧桐為街道搭出涼棚,而街道的對面則是人民公園濃如釅茶般的綠色,一眼望不到頭。

記者日前獲悉,作為成都市中心最後一個保留百年街巷格局和歷史遺存的街區,經過近三年的策劃、規劃和建設,青羊區祠堂街城市更新項目一期雛形初現。

市第十四次黨代會報告提出,中心城區要推動城市有機更新、産業轉型升級、宜居品質提升、治理效能增強,全面做優做強高端要素運籌、國際交流交往、現代産業支撐、文化傳承創新、時尚消費引領等核心功能……

正在進行有機更新的祠堂街現在是什麼樣子?記者跟隨項目設計總負責人、中建西南院總建築師鄭勇做了深入探訪。

快與慢

減少車道增加慢行空間

走在改造後的祠堂街,全新形成的道路空間分外清爽——原來的機動車單向4車道調整為單向2車道,人民公園一側增加了獨立的慢行車道;而街對面,則增加了寬敞的慢行空間,未來不僅可以供行人步行,也可以成為商家的外擺區。“祠堂街道路改造的理念是,儘量減少機動車道對祠堂街到人民公園的割裂感。”鄭勇説。

不僅在平面上“減機(動車)加慢(行)”,在此次更新中,設計師還在空間上“向上生長”,向“空中”要空間。

“我們設計了一個立體的街巷系統。”鄭勇表示,地面,在保持整個街區歷史街巷肌理原狀的基礎上,打通了梧桐巷、春茶巷、永順巷等巷子,形成後街廣場→街面→人民公園的直連,引人入綠、引綠入巷。在立面,設計師大膽提出在後街廣場的兩棟現代樓宇中構建二樓連廊:“通過打造二層連廊,串聯商業路徑,將人氣和商氣向上導引,同時也增加了遊客的動線豐富性。”

新與舊

歷史建築修舊如舊

“38棵梧桐樹,在這次更新中全部保留,一棵也不少。”鄭勇説。這些梧桐的保留,讓街道擁有了“天然天幕”,也安放了眾多老成都人的“城市記憶”。

與梧桐樹一樣見證著祠堂街光陰荏苒的,還有6棟歷史建築。

祠堂街38號,曾經的新華日報成都代訂處,從1938年開設,直到1947年3月才最後撤離。祠堂街16號,民國時期的四川美術學社所在地。著名畫家張大千、徐悲鴻,以及現代教育活動家、著名國畫家張采芹等藝術家,都曾在此留下足跡。

還有成都市立圖書館舊址、文昌宮、少城書院、金秋茶社、四川電影院等歷史建築,也曾坐落在祠堂街。

如何讓這些歷史建築既充分保留原有韻味,又重煥光彩?在此次祠堂街更新中,設計師借鑒了一種傳統的修復手法——焗瓷金繕。

“從破碎的瓷器中理出紋路,或用焗釘修補,或用天然大漆黏合,敷以金粉、金箔。焗瓷金繕是尊重器物,凸顯新老對比美的瓷器修補藝術。祠堂街上陳舊的老建築,就像破碎的瓷器殘片,新建建築和被重新賦予活力的街巷空間,就像修補瓷器時使用的新瓷和金箔。將這種修補的藝術用在祠堂街街區的改造中,是尊重了歷史、凸顯老建築自有肌理、又有歷史韻味美的設計手法。”鄭勇向記者介紹道。

灰色的磚墻,暗紅色的欄杆、窗框、大門,樓板、立柱……如今,這些飽經風霜的建築,又回到了最初的樣子。

雅與俗

看美術展無礙喝壩壩茶

在已經雛形初現的祠堂街,不僅可以看到傳統的川西院落民居,還有修建於上世紀50年代、頗有上海石庫門風格的建築、室內帶有壁爐的小洋樓……而“整裝待發”的它們,正等著新業態的注入。

據介紹,充滿文氣的祠堂街38號將入駐書店等業態,後街廣場將新增一個帶有下沉式花園和坡屋頂的美術館。未來,這裡還會有藝術衍生品商店、新生活方式茶社、沉浸式紅色博物館及藝術家空間、藝術孵化創業園、藝術品金融等多種文商藝旅融合業態,構成全新的概念綜合體,將城市空間打造成“無邊界藝術現場”。

祠堂街上的人民公園,有一個成都市井文化的地標——鶴鳴茶社。不管是市民,還是慕名而來的遊客,都喜歡在這裡喝上一杯“壩壩茶”。那麼,濃濃的市井氣息與將要營造的藝術氛圍會不會有點不搭?對於這個問題,鄭勇認為,成都的文化基因中一直都帶有市井氣息,其積累形成的煙火氣是成都城市文化的一大特點。在新打造的業態空間中,甚至將採用非常市井的手法——比如專門梳理出了寬敞的外擺區,比如在後街廣場會有“壩壩宴”式的就餐空間,只不過大家吃的可能是西餐、新川菜,還可以喝“壩壩咖啡”“壩壩奶茶”……

“對於市民或者遊客而言,這種‘混搭’式的體驗,感受更豐富,體驗更多元。未來,大家可以在祠堂街的美術館看個展,然後到鶴鳴喝個‘成都式下午茶’,再到充滿歷史感的祠堂街的個性餐廳吃晚飯……”(成都日報錦觀新聞記者 袁弘 陳傑)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