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高舜禮:復蘇旅遊市場還得戒急用忍

發佈時間:2022-06-13 11:51:16  |  來源:中國網旅遊  |  作者:高舜禮  |  責任編輯:古劍
大字體
小字體

新冠疫情已持續兩年半,飄忽不定、來去無蹤的疫情走向,讓旅遊業界處於極度無奈和焦慮困頓之中。近一時期,由於市場透出了些許可喜的氣息,業界忽然之間變得有些個興奮了。如文旅部發佈放寬跨省遊“熔斷機制”的政令,端午假日旅遊出現升溫,國家衛健委強調取消疫情防控的層層加碼。一些地方因此出臺了刺激市場的政策性措施,有的自媒體發文稱《旅遊複業,這次真的要來了……》(6月10日),有的旅遊企業更是急不可耐、躍躍欲試。這種渴望和預判,既非常可以理解,也使理性和冷靜顯得更為必要:這種感覺對嗎,是否有些操之過急?



對於旅遊部門和旅遊業界來説,處在目前這樣的一個階段,處理好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産的關係,仍是一個前提性的大要求,忽視這個背景就可能造成研判的輕率和偏差。再者,深受疫情摧殘的旅遊市場,其整體性復蘇也需要由點到面、逐步積累,就如同從寒冬到暖春,要經歷乍暖還寒的反覆,不可能轉瞬之間就完成遞變,那只有“變臉”技巧和影視鏡頭才能做得到。

--旅遊市場復蘇是否已現拐點?首先需要對疫情所處階段做出研判,當前到底仍是疫情常態化的某個節點,還是已處於疫情的“尾巴梢”。目前全國疫情防控形勢雖總體平穩,文旅部出臺了有利於旅遊市場復蘇的“熔斷機制”,國家衛健委要求以“九不準”清理防疫中的層層加碼,但只要疫情一日不止,就很難對疫情掉以輕心。按照文旅部新頒的“熔斷機制”精神,市場經營空間比以前擴大了,跨省遊的熔斷頻率也將明顯降低,有利於在省市域範圍內推動産業復蘇,成為從幾乎停滯走向逐步復蘇的一塊里程碑,但在全國疫情仍不時散發、且偶會竄高的情況下,就仍舊存在隨時“點剎”和擴大的可能,只要“非必要不出門”的倡議還未取消,旅遊需求就很難一下子得到釋放,也就不能説全國旅遊市場走向復蘇的大幕已經開啟。因此,所謂旅遊市場復蘇的拐點之説,也難以據此作出判斷。

--市場復蘇前的頭等大事是什麼?2年半的抗疫實踐説明,防控疫情與市場復蘇是一個杠桿的兩端,關鍵是找準兩者之間的平衡點,才能互利雙贏和最大程度復工達産。當前,國務院疫情聯防聯控機制重申加強科學防疫,要求清理各地層層加碼的“九不準”現象,這是關乎市場復蘇的最重要、最迫切之事。只有各地緊急行動起來,把本地區的“九不準”現象徹底清除掉,才能拔除限制遊客全國流動的藩籬,旅遊市場才能由小而散的“割據狀態”,逐步恢復到疫情之前的全國統一大市場。6月10日,四川省文化和旅遊廳向全省下發《關於嚴格執行文化和旅遊行業疫情防控“五不準”要求的通知》,要求分類實施精準防控,堅決防止簡單化、一刀切和層層加碼現象,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文旅市場恢復發展,就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行動措施。相反,如果連自掃門前雪都不能抓緊做到,那就註定全國旅遊市場復蘇尚困難重重。因此,與出臺具體的某項刺激市場復蘇的措施相比,抓緊搞好對層層加碼的清理更為重要,舍此而急於去琢磨恢復市場,那就是避重就輕兼操之過急了。

--旅遊接待能力是否更需加強復蘇?在疫情長時間的打壓下,相當比例的旅遊企業處於歇業停産狀態,大批員工被下崗或遣散。有的酒店、賓館、民宿已經半停業,客房都處於鎖門閉戶狀態,在未進行必要的維護和更新情況下,立馬開張必然會有品質的很多隱患。這類情形,也普遍存在於其他接待要素中。各級旅遊部門應擔負起必要的提醒和督導之責,確保各類企業達標運營、依規接待,如設施是否維護到位、員工技能是否達標、管理是否恢復正常、軟體服務是否規範,都應該有必要的檢查落實。業內目前存在一種擔憂,企業經營者因疫情的打擊,普遍處於負債狀態,對恢復經營都有一種焦躁性的期盼,個別的也醞釀著“磨刀霍霍”的情緒,一旦旅遊市場監管出現鬆懈和漏洞,便會發生欺客宰客的群體性現象。鋻於此,在期盼旅遊市場加快步入復蘇階段時,也有必要提前大聲問一句,你們的市場監管準備好了嗎?

對於旅遊市場主體而言,由於飽受曠日持久的疫情之害,沒有哪一家企業不對市場復蘇朝思夜盼、祈禱儘早否極泰來。但理性的做法是不急不躁、順勢而為,按照旅遊市場恢復的節奏去應對,爭取事半功倍;若操之過急,毛手毛腳,啥都想爭先,到頭來未必就有好結果。當前,各類企業在思考應對旅遊市場復蘇時,應加強對下列問題的思考和把握:

--最現實的客源有哪些?這是對應性做好準備、迎接市場復蘇的前提。現階段,遊客最需要的是什麼,又能夠做到什麼?從一些地方和旅遊企業的動作看,似乎已經想到吸引來浩浩蕩蕩的團隊旅遊者,併為此又祭出慣用的“老法器”,以減免景區門票為誘餌,僅憑這一點就能驅動遊客出行的腳步嗎?從眼下疫情防控形勢看,很多地方還在倡導“非必要不出行”,強調回來前必須提前報備,這種局面對於相當多的在職人員、學生家長,是不大可能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多數人所做的是較為穩妥的選擇,就在本行政區域內就地旅遊。那麼,誰敢“妹妹你大膽地向前走”?恐怕只有退休者、自由職業者等很少一部分人。因此,現階段立足本省本地客源市場是較為實際的,引入跨省遊客源只能作為努力爭取的目標。

--遊客最需要的是什麼?這是考慮市場復蘇時必須弄清楚的。遊客在經歷了長時間的疫情磨難以後,最需要的通過旅遊透氣散心、振作精神,無論是選擇觀光,還是休閒度假,這一點是共性要求。在疫情影響尚未消除之時,相對於以往的其他時段,遊客期望的滿意度將更加明顯;而從市場現實來看,這與企業經營者急於賺錢的心態形成很大反差,也與歷經長期疫情折騰後的服務品質可能有所落差。如何避免這種反差變為現實中的錯位,就有賴於主管機構的市場監管和社會輿論監督,也需要企業自覺維護自身形象和聲譽,不能夠“蘿蔔快了不洗泥”,不能夠市場旺銷了就缺斤短兩。有不少業內人士擔憂,在旅遊市場復蘇的這個階段,很可能也是旅遊投訴高發的時段,既有疫後服務品質下滑的客觀原因,也有主客之間追求的較大落差,對此有關方面應該加以提前預警。

--該如何針對性地配置旅遊産品?現在無論是景區門票減讓的促銷,還是旅遊最高當局出臺的“熔斷機制”,首當其衝的都是觀光遊團隊,這在現實需求市場中只是一個門類而已。長期以來,業內研討旅遊市場需求趨勢的變化,共識性的認識就是觀光遊將不再主要,鉚定了旅遊景區未必是可取的。清明、端午前後全國各地出現的露營熱、微旅遊、微度假,透出的也恰恰是“非景點”旅遊。因此,從供給側的角度考慮遊客需求,需要進一步開闊視野,除了觀光遊覽,還應有休閒度假、參與體驗,以及更多新穎的玩法。期望儘快恢復到疫情前的旅游水平,這是很多地方的共識和期望,但僅靠旅遊團隊是做不到的;僅靠傳統的“純旅遊者”也做不到;還必須最大化的滿足“大旅遊”概念下的各類市場需求,包括諸多的公務、商務活動。這對經濟發達地區、旅遊重點縣市尤其如此,只有各行各業全面的復工達産,恢復舉辦各類展會、文旅活動,才能發展起來這種“大旅遊”,而這又將涉及疫情防控的尺度,包括層層加碼的消除,否則市場復蘇就肯定順暢不了。



對於考慮安排旅遊活動的人,也不建議太過著急,也要“戒急用忍”;原因就是疫情並未過去,國家要求疫情防控動態清零。例如,幾天前防疫形勢趨於平穩的北京市,又因北京天堂超市酒吧聚集性疫情的外溢擴散風險而一下緊張起來,因此,就是急於選擇出遊,也要首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並統籌權衡好諸多利益關係,如出遊是否影響孩子上學,是否影響本人回來上班。此外,選擇到哪兒遊、何種産品、出行方式,那都是個人的興趣和計劃了。唯一的提示,就是不要貪圖便宜和廉價,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不貪圖就可減少吃虧上當的概率。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新”。2022年6月6日,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發佈的最新一期世界旅遊晴雨錶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目的地接待的國際遊客已近1.17億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長近3倍,其中60%的遊客是在3月份接待的,表明國際旅遊復蘇正在加快步伐。因此,我們也要對中國旅遊市場抱有充分的信心,市場復蘇的這一天應該為期不遠了!(高舜禮 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旅遊報社前社長/總編輯)

網站無障礙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