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俄羅斯塔斯社9 日報道,親俄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領土防禦總部表示,一場爭奪斯拉維揚斯克市控制權的戰鬥已經打響。

報道稱,截至6月9日,“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一批部隊在俄軍火力支援下,已全面控制了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斯維亞托戈爾斯克、塔季揚諾夫卡等231個地方。爭奪斯拉維揚斯克控制權的戰鬥正在進行中。

根據此前一天的報道,“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軍隊已經從北部和西部接近斯拉維揚斯克。

塔斯社説,斯拉維揚斯克是頓涅茨克北部的一座城市,是重要的交通樞紐、工業中心和療養勝地,人口數量約為 10.7萬。戰爭爆發後,這裡成為烏軍重點防禦地區。在斯拉維揚斯克和鄰近的克拉馬托爾斯克,烏克蘭軍隊建立了一個面積超過 170 平方公里的密集防禦陣地,儲存了大量武器、彈藥、燃料、潤滑油和食品。而且武裝分子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放置了重型武器,並在公寓樓和私人住宅中放置了炮臺。

俄羅斯對斯拉維揚斯克的發起進攻,並不令人意外。3月底,俄軍從基輔撤出,開始第二階段特別軍事行動之初,在伊久姆地區集結重兵,向南發動攻勢,被認為其目標就是攻佔斯拉維揚斯克、克拉馬托爾斯克,對烏東地區的烏軍形成大包圍。而一旦攻下這兩個城市,俄軍就幾乎能完全控制整個頓巴斯。

但俄軍在伊久姆地區發起的行動並不順利,直到差不多兩個月後,俄軍攻下紅利曼(烏方稱為利曼),直接威脅到斯拉維揚斯克。

最近幾天,當世界的目光盯著北頓涅茨克的戰況時,俄軍卻在北頓涅茨克河北岸的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獲得重大突破。

6日,俄羅斯國防部稱,作為督戰隊的烏克蘭民族武裝分子部隊炸毀了北頓涅茨河的過河橋,以阻止烏克蘭軍隊從斯維亞托戈爾斯克撤退。被切斷了與主力部隊聯繫的烏克蘭第95空降突擊旅和第81獨立空中機動旅殘余部隊放棄裝備和武器,在沿岸附近逃散,多達80人遊著過河,俄羅斯軍人沒有向他們開槍。

8日,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伊戈爾·科納申科夫表示,烏克蘭軍隊在頓巴斯遭受重大人員損失。僅在解放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的3天戰鬥中,烏克蘭軍隊的損失就達300多名民族主義分子、6輛坦克、15輛各種類型的裝甲戰車、36門野戰火炮和迫擊炮,4個‘冰雹’多管火箭炮裝置和20多輛汽車。

拿下斯維亞托戈爾斯克,俄軍通往斯拉維揚斯克的大門就打開了。

從對斯拉維揚斯克發起進攻,到真正控制這座戰略要地,俄軍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前的馬利烏波爾,現在北頓涅茨克,戰鬥時間都是以月來計算。

但俄媒對此並不著急。

“紹伊古的計劃變得清晰:利西昌斯克和謝韋爾斯克,然後是斯拉維揚斯克和鄰近的克拉馬托爾斯克,俄羅斯軍隊採用了一種新戰術——‘有條不紊的戰鬥’”,俄羅斯自由媒體9日的報道評論説。

報道稱,俄羅斯軍隊在頓巴斯戰役中使用了一種新戰術,這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證明了它的有效性。“有條不紊的戰鬥”是法國人發明的,目的是消滅寡不敵眾的德軍。

報道稱,該戰術的精髓被歸結為三個方面:火力優勢、防禦力量、有條不紊。它的特點是作戰節奏緩慢。這可能是俄羅斯在頓巴斯的進攻緩慢但果斷的原因之一。而烏克蘭守軍已經筋疲力盡,以至於他們的防線日復一日地倒塌。

拉維揚斯克市的戰鬥是整個頓巴斯之戰的縮影,隨著戰事的展開,烏軍顯得顧此失彼,小的勝利卻無法扭轉大局的不利。9日,烏軍重視的北頓涅茨克也傳來壞消息。

“俄羅斯在關鍵城市接近獲得里程碑的勝利”,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9日報道説,烏克蘭東部城市北頓涅茨克的爭奪戰仍在激烈進行,當地官員表示,俄羅斯現在控制了該主要城市的大部分地區。

烏方的盧甘斯克地區負責人海代9日表示:“只要我們擁有遠端火炮,能與俄羅斯火炮進行火炮決鬥,我們的特種部隊就可以在兩到三天內控制這座城市。”

但北頓涅茨克的烏軍顯然不可能很快獲得西方援助的遠端火炮,因此,他們的目標變為多堅守幾天。海代表示,他相信俄羅斯希望在週末前佔領整個城市,以趕上週日的俄羅斯獨立日,但他們無法實現這一目標。

而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自信地表示,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所謂“特別軍事行動”正在按計劃進行“你將看到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的解放,希望很快就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