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小達人” 豐收“小菜園”

一人切菜、一人顛勺、一人擺盤——“小廚師”們分工明確,有條不紊,在20分鐘時間內完成一道拿手菜的製作。近日,在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雙蓮寺小學內,一場“勞動小達人”比賽火熱進行。一、二年級孩子們比賽穿衣整理書包,三年級孩子們比賽做出精美的水果拼盤,四至六年級孩子們則做出一道拿手菜。

不久前,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將勞動從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中獨立出來,規定平均每週不少於1課時。備受關注的勞動課該怎麼上?在安徽省安慶市,眾多中小學校一直常態化開展非常有特色的勞動課,且碩果纍纍。

學校:讓孩子成為有興趣的“勞動者”

從2021年春季學期起,迎江區人民路小學學生王梓鈺都會在學期初領到一張學校發的家務勞動清單。

王梓鈺會認真記錄每天的勞動,用於學期結束的評比。“自從發了勞動清單之後,我學會了洗菜,做一些簡單的菜肴,可以幫著家長掃地。”王梓鈺説。

人民路小學德育處主任楊成告訴記者:“學校為不同年齡的孩子制定了不同的勞動清單,有時學校也帶孩子去校外勞動實踐基地種蔬菜或者參加社區志願服務,每次活動孩子們都很積極。”

自2021年11月開始,迎江區各中小學除了每週開設不少於1節的勞動課程外,還通過勞動清單讓勞動教育內容逐漸豐富起來。

在雙蓮寺小學校園內,有一塊約300平方米的菜園和100平方米的花園,小菜園命名為“向陽小菜園”,小花園取名為“夢想小花園”。

“每個班在‘向陽小菜園’裏都有一塊‘責任田’,每個班級每天都會安排學生在小菜園裏進行養護勞動,孩子們還要對當天的勞動內容進行記錄。”雙蓮寺小學校長劉紅介紹,對於低年級的孩子們,目前雖然沒有在“向陽小菜園”裏給他們劃分“責任田”,但是平時會有老師帶他們去觀察和了解。“我們還有‘小河長’,定期組織學生到新河開展巡河活動,沿河撿拾垃圾並觀察水質變化等。另外,學校開展的‘認養一棵樹’活動也非常受孩子們喜歡。”

5月27日,在桐城市范崗教育集團勞動教育實踐基地,來自桐城市范崗中心小學的學生們正在上勞動課。“今天我們將勞動課直接開在了田間地頭,孩子們要在菜園裏除草,把草收集起來去養殖區喂鴨子和羊,再去菜地裏摘蔬菜到廚房做一道菜。”范崗中心小學校長汪剛告訴記者,“學校在這個基地裏的種植面積約為300平方米,我們已經開展了很多次類似的勞動課,還會在週末邀請家長來參加。”

教師:儘快融入角色

“在‘雙減’政策下,勞動新課標的發佈意味著要真正把這門課落到實處,想辦法上好,不能流於形式,成為‘擺拍式’教育。”迎江區教體局黨委委員、教研室主任江興玲認為,勞動教育課既要“走新”更要“走心”,要形成中小學梯次推進、系統銜接,家庭、學校、社會協同推進的一體化勞動教育課程體系。

基於這樣的認識和安排,新課標發佈伊始,迎江區勞動教研員何軼文通過線上培訓的方式,對全區勞動課教師進行了解讀。“落實新課標,還應打造綜合素質高與專業實力強的教育團隊,邀請專業人員參與到教育中,加大教師的培訓力度,確保勞動教育隊伍的穩定性和高品質性。”何軼文認為。

迎江區還將勞動教研活動放在了田間地頭。最近,在該區中小學農業種植基地舉辦的一次勞動教研活動中,所有專、兼職勞動教師在專業種植人員的指導示範下,拿起工具走進種植大棚,“一條龍”式學習。

“這樣接地氣的勞動教研活動,老師們都很歡迎。”參加該教研活動的龍獅中心小學勞動課教師江瓊認為。在她的推動下,龍獅中心學校的勞動課程煥然一新,低年級的學生在老師的指導下養蠶,通過關心照顧身邊常見的動植物,初步形成關愛生命、熱愛自然的意識;中年級的學生在學校的勞動實踐基地中動手體驗;高年級的學生自己確定勞動目標,制定勞動計劃。

家長:這才是適合孩子的勞動課

“我們學校隔壁有一個苗圃基地,我們通過合作常態化開展學生勞動教育實踐活動。今年春季,我們請育苗專家講解育苗知識,並且手把手教學生們自己種植馬尾松等樹木。”懷寧縣清河初級中學校長胡偉明説,“希望學生們通過參加農業生産,能夠識別五穀,了解二十四節氣,養成勞動習慣和品質。”

如今這樣的勞動課在安慶幾乎所有的中小學已經成為常態,一些家長直呼:“多年前的勞動課,如今又回來了。”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掌握更多的生活和勞動技能”成為勞動新課標發佈後,不少家長的心聲。

迎江區濱江實驗學校二年級小學生馬駿兮在一年級時不太愛勞動,但通過學校勞動課程的實施和勞動教育活動的開展,如今他不僅收納能力得到很大提升,而且還學會了做米糕,這讓他的媽媽吳霞燕十分高興。

“新課標的發佈十分及時,十分必要,為老師和家長指明瞭方向。”吳霞燕高興地説,作為家長,自己也會在家裏多給孩子創作勞動的機會,讓他養成愛勞動的習慣。

“‘雙減’政策實施後,孩子們的課後作業少了,空下來的時間該怎麼辦呢?這成了不少家長的疑惑。”在迎江區依澤小學黨支部書記、校長劉芳看來,鼓勵學生利用課餘時間學習各种家務勞動技能,引導學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也是對“雙減”政策的有力助推。

(本報記者 常河 本報通訊員 方迪 付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