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愛上用耳朵“讀”網路小説

一本熱門的網路小説,除了在首發網站上連載,還能出現在什麼地方?是編輯出版進入書店的貨架,還是被某家影視公司購買版權改編成影視劇,又或是這本小説的真愛粉們給小説出一堆同人圖或者同人文?在現在的年輕人圈子裏,網路廣播劇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通訊員 何初蕾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沈昭

用耳朵“讀”小説,只因為配音聲音好聽嗎?

正在南京就讀的大二學生曉麗(化名)就是一位資深網路廣播劇愛好者。手頭上做著功課,耳機裏播放著廣播劇,這是曉麗日常學習生活中的一部分,一部好聽的廣播劇,成為她做作業時的標配。“一部廣播劇完全購買下來不過一杯奶茶錢,還可以反覆聽,算是可以接受的知識付費內容。”

網路廣播劇依託于內容豐富的網路小説、漫畫,經過配音演員的演繹,改編為劇本,通過音樂、音效等多種方式營造場景氛圍,打造戲劇效果。一部優秀的廣播劇作品,甚至能夠帶火一本本來人氣並不高的原著小説。網路廣播劇的流行也使得一批曾經在幕後默默無聞的配音演員成為人們追捧的對象。

對於曉麗而言正是如此,多年聽廣播劇的經驗使她對廣播劇演員如數家珍,“你隨便挑一部熱門劇,我都能聽出來是誰配音的。”作為廣播劇的靈魂核心,配音演員成為影響一部廣播劇品質的關鍵部分,這名配音演員的音色、發音方式是否與角色相符,情緒演繹得到不到位,這群廣播劇愛好者的耳朵判斷力可不比影視劇愛好者們的眼力弱,也因此,有不少年輕人已經從“我喜歡某部廣播劇某個角色”轉移成為“我喜歡某位配音演員。”

在南京曉莊學院新聞傳播學院教師馬彧看來,這種對配音演員的追捧在某種程度上和追星有一定的相似度,“追星也分很多種,比如喜歡虛擬偶像的,喜歡演員藝人的,還有喜歡學術網紅的,這些都是追星。從情感需求層面來看,推崇一名優秀的配音演員也是在應和偶像崇拜的精神需求。”不過馬彧同樣認為,對配音者的推崇和我們常説的追藝人偶像還有所不同,“對愛豆的熱捧可能出於滿足自我情感需求的投射和情緒價值的實現。對配音演員的追捧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對他業務水準能力的認可,配音演員吸引人的就是聲音表現力嘛,他們所能提供的情緒價值是有限的,所以也不太容易出現偶像狂熱。”

除此之外,廣播劇會深受年輕人喜愛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原因,那就是陪伴感。廣播劇只用聽,不用專心看,能同時兼顧做別的事,這種性質使得廣播劇應用的場景邊界非常大。馬彧同樣也是一位資深的播客愛好者,平日裏也有聽各種電臺的習慣,在她看來,廣播劇、播客這類聲音節目具有很強的陪伴性質,“和視頻或傳統的文圖不同,音頻的陪伴性質目前看來很難被取代,看書或者看視頻時,要麼需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要麼需要視覺聽覺同時使用。可是音頻産品既不需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也不需要你保持視覺的集中,所以在開車、做家務等等時候,大家就很願意聽個廣播劇來消閒。”

線上音頻拓展閱讀空間,“耳朵經濟”潛力有多大?

除了網路廣播劇外,有聲讀物、評書相聲、知識課堂等價格更高一些的音頻産品也成為日常消費中的一個部分。這些以聲“奪”人的耳朵經濟也在近幾年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在碎片化的時間裏,線上音頻受到人們的青睞,經濟價值也穩步攀升,耳朵經濟有效補足了長視頻、文圖之外的消費場景,並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日常生活中,從早晨起床時的新聞廣播到睡前的助眠音頻,耳朵經濟的市場潛力不容小覷。

對於小説而言,廣播劇和有聲書無疑是閱讀的延伸,依託小説為核心的影視産業融合趨勢同樣也非常值得關注。一部網路小説,被改編成影視劇、遊戲作品、舞臺劇,推出有聲書或廣播劇,“一魚多吃”已成業界常態。音頻産品內容的豐富也是吸引用戶的地方,馬彧從一個播客用戶的身份來説,“現在播客吸引我的最主要的點就在於內容生産,既有廣度,也有深度,一方面優秀配音演員的演繹能讓人聽起來舒服,另一方面優質的內容也能滿足我的學習、娛樂需求。”

在談及耳朵經濟的蓬勃時,馬彧也回憶起了自己兒時看影視劇的體驗,“我們小時候看外國電影,都有配音,比如説丁建華、童自榮這些配音演員,我們聽到他們的聲音也是相當興奮的,這是聲音的藝術,我也很希望這一輪聲音産業的勃興能夠讓聲音藝術再度回歸大眾視野。”

當前,網路廣播劇已經從專注做劇本本身向衍生物製作、聲音舞臺劇等多方面發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關注到了配音行業的發展,曉麗也在學業之餘報了個配音培訓班,嘗試學習基礎的配音技巧。

目前,音頻消費市場雖然大,但配音演員生産、培訓、拓展還處在起步階段。比如説聲音舞臺劇這種在國內尚屬非常新的舞臺劇形式,並不被很多人看好。馬彧認為,在當前極為壯大的音頻消費市場中,廣播劇只是其中很小一個部分,因為廣播劇依託于網路小説,其受眾尤其以年輕的學生為主,雖然具有消費力,但規模總歸有限,要在廣播劇的基礎上擴展出舞臺劇恐怕並不容易。而就當前的聲音舞臺劇呈現來看,也並沒有非常值得稱道的地方。但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播客生態日趨繁榮,背靠優質精品IP的音頻産品,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