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進入最後一天。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圍繞“中國對地區秩序的願景”做大會演講,成為最具關注度的新聞。《衛報》第一時間把“台灣是中國的台灣”的發言內容寫入標題,印度媒體則聚焦提問環節“中印共同努力實現和平”的表述。

在新加坡參會的軍事科學院科研部研究員趙小卓認為,在約1小時的全體大會上,魏鳳和圍繞中國理念、中國作為,以及國內外高度關注的幾個具體問題侃侃而談,逐一回答了11個提問。無論場內還是場外,中國聲音正激起更多迴響。

3年後的“再交鋒”

這是魏鳳和3年後再次站上“香會”講臺。3年前也是在這裡,他與美方有過一場交鋒,“辯論對手”是時任美國代理防長沙納漢。當時,面對美國挑事,魏鳳和對南海問題拋出“四連問”,針對“台獨”行徑發出“不惜一戰”的強音。簡潔直白的發言令人倍感“提氣”。

3年後,美國防長換成了奧斯汀,中美關係對抗性的一面更加突出,地區安全形勢更趨複雜。在11日的“香會”演講中,美方更以“脅迫和咄咄逼人”抹黑中國,試圖打著“基於地區規則的秩序”的旗號拉攏更多盟友,為遏華戰略站臺。

面對美國的不懷好意,魏鳳和在一開場就予以直擊——“對美方大會發言的有些觀點持不同看法,對美方抹黑、指責甚至威脅中國的言論表示堅決反對”。

他的發言仍然從中國的理念談起。他説,人類社會正經歷史上罕見的多重危機,出路在於維護和踐行多邊主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他提出四個堅持,四個反對,認為脫鉤斷供、“小院高墻”等做法只會撕裂世界,損害各國共同利益,“團結協作才是正道”。

其中,中方對美國“印太戰略”的立場,引起西方媒體廣泛關注,被彭博社形容為中方的一個“強烈反應”。

魏鳳和説,所謂“印太戰略”打著自由開放的旗號,拉幫結夥搞“小圈子”,綁架裹挾地區國家、針對特定國家,渲染衝突對抗、打壓遏制圍堵別人。他補充道,“任何一種戰略都應該順應歷史大勢和世界潮流,有利於維護地區和平穩定和各國共同利益。”

演講的第二部分,魏鳳和重申中國堅定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並認為亞太是全球最具增長活力和發展潛力的地區。各國應朝著構建亞太命運共同體、實現亞太地區持久和平和普遍安全的美好願景邁進。

趙小卓指出,中方希望借助“香會”平臺與地區國家增進交流,增信釋疑,闡釋中國和平發展理念,為應對國際安全挑戰提供中國方案。

趙小卓説,近年來中國提出許多安全理念和公共産品,包括新安全觀、結伴不結盟、構建新型國際關係,以及最新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議。中方不僅提出理念,也堅定踐行理念:“一帶一路”倡議、中國軍隊在聯合國框架下的維和、護航行動等,都給地區帶來和平穩定的前景。

在趙小卓看來,中方追求的是“五湖四海”的共同發展。美國則通過“印太戰略”維護霸權體系,以“安全”之名,行“對抗”之實。這種拼湊“小團夥”“小圈子”的做法是中國堅決反對的,也與亞太國家渴望和平共處的願望相悖。

用了兩個感嘆號

魏鳳和發言的另一個重點,是針對幾大具體問題做闡述。其中包括中美關係和台灣問題。

在中美關係方面,魏鳳和對美方提出四點要求:不要攻擊抹黑中國;不要遏制打壓中國;不要干涉中國內政;不要損害中國利益。

在台灣問題上,魏鳳和説,台灣是中國的台灣,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他用三個“絕對”概括中方嚴正立場——祖國統一是絕對要實現的;搞“台獨”分裂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外部勢力干涉是絕對不會得逞的。

《聯合早報》注意到魏鳳和的一段提法:當年美國為國家統一打了南北戰爭,中國非常不願意發生這樣的內戰,但也將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如果有人膽敢把台灣分裂出去,我們一定會不惜一戰、不惜代價,一定會打到底,這是中國不二的選擇。

在中方發言稿中,對“台獨”分子及其背後勢力的語氣極為強硬,用了兩個感嘆號:搞“台獨”,死路一條,妄想!挾洋自重,不會得逞,休想!!通過直播畫面可以看到,魏鳳和在講這段話時表情嚴肅,鏗鏘有力。

《外交官雜誌》在“香會”期間刊文指出,拜登對臺政策已成為中美關係中最危險的“水域”,拜登一再承諾“保衛台灣”反映了美國戰略思維的轉變,直逼中美關係底線。一名歐洲外交官對“政客”網站表示,中國防長對涉臺問題的評論“比以往更強硬”。

趙小卓説,眼下臺海局勢再生波瀾、美國涉臺危險言論和舉動頻頻。因此,中國軍隊必須展現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和強大能力。中方依然希望同美方管控風險危機,但前提是美方能否“接受信號”,以建設性態度與中方相處,停止挑戰中方核心利益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