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南太島國不是誰的“後院” 對華合作造福雙方實現多贏
 
時間:2022年6月9日
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亞太社會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許利平

中國網:5月26日至6月5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率團對太平洋島國和東帝汶進行訪問,同10個建交島國的17位領導人及30余位部長級官員進行了交流。此事引起國際間的高度關注。人們不僅要問:此次訪問出於什麼考慮,意義何在?何以引起這麼大的反響?中國網《中國訪談》節目特邀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對相關問題進行分析。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亞太社會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許利平。(楊楠 攝)

中國網:許老師,您好!歡迎您做客中國網《中國訪談》。

許利平:各位網友,大家好!

中國網:此次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對太平洋多個島國進行了一次較長時間的訪問,引起了國際輿論的強烈關注。這多少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因為這些國家都是一些不太起眼的小的島國。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些島國目前的大致情況是怎樣的?他們與中國之間的人員來往以及政治、經濟的關係如何呢?

許利平:因為我們知道,南太平洋的島國有很多國家,跟我們建交了的也就是10個國家,那麼這10個國家這一次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的訪問應該説全覆蓋,雖然有的地方沒有親自去,但是通過雲端的會晤,也完成了這個全覆蓋。我覺得這是歷史性的,是非常有意義的一次訪問。

南太平洋和我們建交的10個島國應該説各有特點,總的一個特點,我覺得是一個叫“小島國,大海洋”。所謂“小島國”呢,就是這些島國就是看起來陸地面積很小,比如吉里巴斯,它的面積也就是800多平方公里,它的人口也才10多萬。陸地和人口都非常少。但是它的海洋面積非常大,海洋面積是指專屬經濟區的這個海洋面積,是非常大的。我們就拿吉里巴斯來説,它的專屬經濟區的海洋面積就達到300多萬平方公里,所以在10個島國裏面,它們的整個海洋面積大概是2800萬平方公里。這是什麼概念呢?就相當於我們中國整個海域面積差不多10倍。所以,這是很大的。但是它的陸地和人口都是很少的,所以叫做“小島國,大海洋”這麼一個概念。

另外,這些國家大部分都是發展中國家,並且有一些地方是欠發達國家。但是這10個島國應該説發展程度還是差異比較大的。比如説比較發達的東加,它的每人平均GDP就超過5000美元,有的比較低的可能也就是1000美元左右。各個島國大小也不一樣,比如最大的島國巴布亞紐幾內亞,它的陸地面積就是46萬平方公里,它的海域面積也是300多萬平方公里,並且它的人口是800多萬。大部分的島國人口也就是幾十萬。所以,這個差別是比較大的。

那麼這些國家實際上跟中國也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因為在古代,我們就有很多的先人就在這個地方和這些島國的居民有了接觸,所以歷史應該説是非常悠久的。並且20世紀70年代,我們中國和這些島國也建立了外交的關係,包括最新的,和我們建交的索羅門群島,這是3年前建交的國家。

我們中國和這些國家應該説人員往來還是非常密切的。在疫情之前,中國去那裏旅遊的人數大概超過了10萬人次。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斐濟,那些珊瑚礁、島嶼是非常漂亮的,是很多中國遊客嚮往的地方。從20世紀70年代起,我們和這些島國有很多項目的合作,成套的項目至少是500個以上,並且我們培訓了各種人才,達到了1萬人次以上。所以,應該説我們和他們的合作、人員往來還是非常密切的。

中國網:中國為什麼要如此重視這些太平洋島國呢?

許利平:我覺得,一個是太平洋島國雖然距離我們很遙遠,但是我們都是太平洋沿岸的國家,因為我們共有一個太平洋。南太平洋島國也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向南的延伸地帶,特別是在高品質共建“一帶一路”這個框架下,我覺得南太平洋島國的重要性還是不可忽視的。並且我剛才説過,這是一個大海洋,這個地方的海域面積非常大,可以説我們要實現這種海洋強國(的目標),南太平洋島國這個地方是不可逾越的一個地區,所以對我們海洋強國的發展是非常的重要。

另外還有其他方面,對中國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説我們要去南極考察,各方面都要經過這個地區,包括我們太空的這些遠洋觀測等等,南太平洋島國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測點。所以,南太平洋島國對中華民族的和平崛起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價值。

中國網:王毅此次率團出訪太平洋島國是出於怎樣的考慮呢?

許利平:我覺得考慮主要還是鞏固我們的友誼,因為我們雙方之間的這種交往是非常的悠久,要聚焦我們雙方的合作。可以説南太平洋島國很多是發展中國家,他們有很多發展的需求,通過這次訪問來進一步夯實我們雙方之間的這種合作基礎,主要是聚焦這種發展。另外是規劃未來,因為習近平主席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全球發展倡議”很重要的是應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那麼南太平洋島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點,這樣是為未來這個方面做一個規劃。

當然,很重要的一個契機就是王國委兼外長訪問南太平洋島國,就是要把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的這種外長合作機制——合作論壇,要把它給機制化,就是第二次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的外長會議。所以,這也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直接的目的。

中國網:中國同太平洋島國共建“一帶一路”方面取得了哪些進展?

許利平:實際上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來之後,可以説南太平洋島國還是非常積極響應的。我們現在和建交的10個南太平洋島國都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並且我們和巴布亞紐幾內亞,還有其他一些國家簽訂了這種“一帶一路”合作行動計劃,這次王國委去了還和吉里巴斯簽訂了共建“一帶一路”的具體的未來的一個規劃。

所以,我們這種頂層設計都是有的。另外,在這種框架下,我們推動了很多務實的合作,比如關於基礎設施、關於民生的一些項目,我們都做了很好的一些工作,包括抗疫,等等,把這種“健康絲綢之路”“綠色絲綢之路”等等,都把它融合在一起,也契合了南太平洋島國的發展需求。因為“一帶一路”很重要的就是要和這些發展中國家共建“一帶一路”,來推動共同的發展。

中國網:王毅在此次訪問結束之後向媒體介紹了此次訪問的成果,您覺得有哪些亮點呢?

許利平:我認為,亮點是非常突出的。比如説,這次很重要的一點是啟動了三個合作中心,比如説關於農業合作的中心,還有減災合作的中心。因為這些地方經常會發生一些自然災害,這是他們非常需要的,並且這一次的一些項目裏特別突出了我們的很多原則性的東西。我覺得這都是王國委這次訪問非常重要的一些成果。

中國網:第二次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見面會之後,中方發佈了立場文件,提出了15條原則倡議和24項具體舉措。您怎麼看待這些倡議和舉措呢?

許利平:這些倡議的原則,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知道,中國發展和南太平洋島國的關係,經常會遇到一些外界的質疑,特別是以這個地區的霸主自居的澳大利亞等國。所以,我們和南太平洋島國實際上這些原則性的倡議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説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不針對第三方,我認為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些原則性的倡議,這個有助於化解外界對中國開展南太平洋島國合作的一些誤解,消除這些誤解非常重要。

還有一些具體的合作倡議,比如我們提出來要設立南太平洋島國的大使或者特別的大使。我們知道,在中東設置了這種特別事務的大使,朝鮮半島也有我們的半島大使,還有涉及到亞洲事務的特別大使。

這次首次設立了南太平洋島國的大使,這個大使是屬於協調的作用,也就是説我們對南太平洋島國事務的這種關注是一種可持續性的,不是説今天王國委去了,那麼他回來了,這個事兒就停了。不是,陸陸續續專門有專人,設立一個特別大使來關注這個事兒,這就體現了我們中國對南太平洋島國的這種堅定的承諾。

另外,我們在其他一些方面的合作是非常具體的,就剛才我説的增加了三個中心,去年我們倡議設立的中心今年也開始啟動了;包括在南太平洋島國要設立這種緊急物資儲備庫,這就是在太平洋島國要設立分中心,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有疫情,有自然災害,那很現實的問題就是要提供這些緊急的物資,那你先得有儲備。所以我覺得這是實實在在的,並且我剛才説的這種減災的中心、農業的合作的中心,這都是非常重要的。還有氣變(氣候變化)的合作中心,因為這個地方受氣候變化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這塊都是契合了當地發展的需求。

所以,我覺得這些具體的舉措,應該説真正地是從當地的需要出發的,真正為當地解決他們切切實實的這些問題。比如説還有農業的發展,因為當地很多是以農業為主的國家,怎麼樣把農業現代化,還有一些農産品的加工,比如説椰子——我們在索羅門群島,這次王國委去的主要還是説椰子怎麼把它加工,使得附加值能夠提升;比如説這次還提出了要建立菌草技術合作中心,因為菌草在當地應該説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東西,那麼通過發展這個菌草産業,能夠使很多居民擺脫貧困,來真正地實現現代化。我覺得這些項目,確實是立足於當地,也是造福于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雙方,我覺得是一種共同發展的非常好的實踐。

中國網:有很多針對於這些國家國情的務實合作的項目在推進?

許利平:對,你説得很對,因為這樣才能使我們這種合作立得住,走得遠,真正具有可持續發展(的能力)。

中國網:我們再來看一下國際輿論,對於王毅此次訪問,一些西方國家比如澳大利亞的政客和媒體都做出了一些比較強烈的反應,這其實也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您怎麼看待這些呢?

許利平:實際上,澳大利亞有一些輿論就把我們這一次王國委的訪問視為對他們的一種威脅,好像動了他們的奶酪。實際上,傳統上,這與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把這個地區作為它的“後院”這麼一個固有的觀念是有關係的,雖然這種觀念是一種冷戰的觀念,已經落後於時代了。現在你説南太平洋島國是它的“後院”嗎?我們知道“後院”一般是放什麼的——放垃圾的地方,放一些見不得人東西的地方。

關於“後院”的這個説法,我覺得已經不合時宜了。實際上這些島國有他們自身發展的需求,他們不僅想和澳大利亞、紐西蘭這些傳統的鄰國發展關係,也想和中國,其他一些國家發展關係,也就是説這是他們自身的需求。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亞太社會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許利平(左)做客中國網訪談間。(楊楠 攝)

我們從後來外交部發佈的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的一些立場性的文件,剛才談到的一些具體項目、一些原則來看,實際上我們是非常公開的,公開透明的,我們也沒有任何陰謀在裏面。所以,我們這種合作,我覺得都是立足於雙方的,並沒有針對第三方的合作。

所以,在這一點來説,我覺得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不要過度地憂慮,這些國家不要有過多的解讀。實際上,任何一個國家,它是獨立主權的國家,它有自身發展獨立外交的需求。因為南太平洋島國有一個“南太平洋島國論壇”,實際上“島國論壇”裏面有一個規定,就是説任何一個島國,如果它出於自身安全的需要,它有權決定單獨或者聯合他國來行使這種安全的權利。包括這次議論最多的,就是中國要和這些國家簽署安全合作協議。實際上這種安全合作協議,即使它和中國簽,也不違反這些國家的基本原則,我想這點澳大利亞和紐西蘭應該非常清楚。

所以,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千萬別把南太平洋島國作為一種“後院”,我覺得應該要超越這種意識。我們為什麼現在要提立足構建新型的國際關係呢?所謂新型國際關係就是大小一律平等,大家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

中國網:我們在網上以“太平洋島國”或“南太”為關鍵詞搜索一下,就會發現很多論文在討論美日澳等大國在南太地區所謂的“戰略博弈”。您怎麼看待這種現象呢?

許利平:其實這種戰略的博弈也是一種冷戰思維吧。我覺得現在的國際大勢應該更多的是一種合作共贏,而不是這種“你輸我贏”的這種“零和博弈”,也就是説這種零和的博弈更多的是一種舊時代的“叢林法則”,實際上不符合當今國際和平發展的潮流。

我認為,只要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照著我們現在達成的這種立場性文件繼續推進,本著雙方的利益來出發,我覺得我們這種合作應該會越走越深,越走越穩,實際上是對外界所謂這種戰略博弈的有力回擊。這也就是習近平主席提出來的,要構建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命運共同體要義之所在。所謂“命運共同體”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面對挑戰大家共同地去應對,而不是落井下石,不是這種零和博弈。

中國網:好,謝謝許老師為我們帶來如此精彩的解讀,再次感謝您做客中國網《中國訪談》,謝謝!

(本期人員:編導/文案:韓琳;主持:佟靜;攝像:王一辰/劉凱;後期:劉凱;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編導/文案:韓琳;主持:佟靜;攝像:王一辰/劉凱;後期:劉凱;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
網站無障礙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