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中國鄉村振興線上 >  要聞

西海固走向“機遇之海”

時間:2022-06-13 09:50:26 丨 來源:新華網 丨 作者:王永前、孫奕、趙倩 丨 責任編輯:劉夢雅

海報設計:姜子涵

新華社銀川6月12日電 題:西海固走向“機遇之海”

新華社記者王永前、孫奕、趙倩

西海固,沒有海。

如今,揮別“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過去,曾經光禿禿的荒山,已開墾為“中國最美旱作梯田”,山桃山杏花海漫山、生機遍野;一度樹影稀疏的六盤山,勃發起簇簇落葉松綠島,高山林海、溪水潺潺;留下來的西海固人,在地方黨委政府引領下,從植樹造林到改土治水,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正在走向生態紅利不斷釋放的“機遇之海”。

這是位於寧夏固原市隆德縣觀莊鄉觀堡村的自然風貌(5月1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遷出百萬人 換得千山綠

“西海固”是寧夏中南部9個縣區的概稱,西——西吉,海——海原,固——固原,構成其核心區域。“喊叫水”“旱天嶺”“水斷頭”等“求水若渴”的地名,道出往昔缺水、地焦的惡劣生態環境。

在這裡,每平方公里土地理論上最多承載22人,卻一度要養活142人!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寧夏通過吊莊移民、生態移民、勞務移民等方式,將123萬人搬出大山。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投入105億元實施的35萬生態移民工程,大大減輕了西海固的人口、資源矛盾,移民得以在近水、沿路、靠城的區域拔掉窮根。與此同時,遷出區800多萬畝生態用地和未利用地也得到自然恢復。

寧夏固原市原州區天然林資源修復保護工程(5月1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47歲的固原市隆德縣觀堡村村民李小鋼,親眼見證了“遷出百萬人,換得千山綠”的變化,更有幸成為山林守護人之一。“變化真是太大了!以前一場大雨都能把莊稼沖走。現在刮再大的風也不見土,看著滿山綠色,搬出去的人回來都不敢相信這裡曾是自己的家。”

自2016年起,寧夏在西海固地區開展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生態護林員選聘工作,目前已有萬餘名生態護林員上崗,每人年均工資1萬元。

2003年寧夏全境實施封山禁牧時,馬維虎剛剛成為固原市原州區青石林場的一名護林員。禁牧初期,放牧村民和護林員玩“躲貓貓”。但即使自己的大哥上山放牧,馬維虎也毫不留情地把羊扣下。“為此我們倆三年沒説過一句話。”而今,馬維虎感慨鄉親們不僅變得特別支援他的工作,還和他一起“護綠”。

現在的西海固大地已然群山蔥蘢、梯田層綠,水土流失治理程度達到80%,年平均減少入黃泥沙3000萬噸以上。固原市森林覆蓋率從20世紀70年代末的1.4%提升至目前的27.28%。近期公佈的第五批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範區名單中,固原市榜上有名。

近年來,金錢豹等珍稀動物頻頻現身。大自然精靈們的光臨,正是對西海固山水“換裝記”最有説服力的認可。

寧夏固原市原州區天然林資源修復保護工程(5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不單純追求增長 更關注質的提升

海拔2110米,在位於六盤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水溝林場,兩片試驗林地對比顯著——一片林子排列密集,但樹榦細得可憐,樹下難覓草本植被;另一片看著稀疏,但陽光通透,地表灌木和草木盎然生長。

種得密一定好嗎?這個問題,放在前些年,可能還有不同答案。早在20世紀80年代,造林直接目標是儘快讓大山綠起來。種得過密的“高齡樹”如今遭遇“成長的煩惱”——密度過大、林分單一、土壤酸化、水源涵養能力下降。

是時候更新生態建設的理念了。六盤山地區,是建設寧夏南部水源涵養區的重要坐標,也是西北重要的生態屏障,寧夏林草部門2019年啟動了“六盤山區高密度人工林品質精準提升研究與示範”項目。

寧夏農林科學院固原分院院長余治甲一直關注著試驗林地的變化。通過不同密度間伐效果的對比,進而確定適宜方式來致力最終形成多樹種、多層型、可天然更新的高品質森林生態系統。

“無論當初密集地種,還是如今科學地砍伐,都是為了生態更好。現在生態建設理念更關注質的提升。”余治甲説。

固原市以流域為基本單元,針對不同山形、溝道、土質等要素特徵,堅持以自然恢復為主、人工修復並舉,一個山頭接著一個山頭綠、一個流域接著一個流域攻……僅彭陽一縣,森林資源保存面積由27萬畝增加到180.16萬畝。

寧夏固原市原州區中莊水庫(5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中衛市海原縣是西海固中“海”的所在地,地處寧夏中部乾旱帶,其乾旱程度之深可謂西海固之最。

在距海原縣一個小時車程的老虎村,這裡的新貌令人震撼——山坡上,密密麻麻刨挖出用於種樹的“魚鱗坑”;山坡下,移民遷出而廢棄的老宅已被草木掩映;道路兩旁,新栽種的火炬樹迎風挺立,一排排望不到邊。

“山溝裏的群眾遷出後,我們先進行自然恢復,這兩年通過人工干預補植補造喬木和灌木,植被更穩定了,景觀也更錯落有致、色彩豐富。”海原縣自然資源局局長田小武説。

他形象地説,過去西海固“天上下雨地下流,肥土衝到溝裏頭”,現在通過“山頂林草戴帽子、山腰梯田繫帶子、溝谷喬木穿靴子”等治理方式,水不下山、泥不出溝。

5月18日,人們在寧夏固原市西吉縣硝河鄉栽植苗木(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生態林建設如此,經濟林建設亦如此。

前些年,苗木産業一度成為西海固部分縣域經濟發展的支柱産業。然而,針葉多、闊葉少,小苗多、大苗少等種植結構短板逐漸顯現,苗木大面積滯銷,曾經的“錢袋子”成為“燙手山芋”,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雲杉、油松價格以前能賣到五六十塊一株,現在十幾塊錢都沒人要,目前基地還有15畝雲杉賣不出去。”在固原市原州區流轉了400畝地種植苗木的王勇告訴記者。

後來,王勇根據綠化市場變化和政府引導,調整育苗結構,大面積增加了四季玫瑰、大花月季等花卉類及紅梅杏、櫻桃等經果林苗木。“價格好,市場也好,除了政府綠化採購外,老百姓自家美化庭院也有很大需求。”

山山水水煥然一新,西海固的靈氣日益外露。

田小武欣慰地説:“生態建設的陣地不止在大山荒野,觸角已延伸到千家萬戶。以海原縣為例,這裡以鄉村空地、房前屋後等為重點,改善鄉村人居環境,讓老百姓‘抬頭見綠,出門見花’。”

5月18日,人們在寧夏固原市西吉縣硝河鄉栽植雲杉。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念好“生態經” 走出致富路

“我的‘致富經’就是念好‘生態經’,綠水青山是最寶貴的資源,我們不能端著金飯碗挨餓。”西海固人焦建鵬,大學畢業後曾到城市搞廣告公司。伴隨退耕還林的推進,他10年前又回到老家固原市西吉縣龍王壩村“搞生態”。

建立合作社、發展休閒農業、成立旅遊公司……焦建鵬當起致富帶頭人,把窮鄉村打造成頗有名氣的旅遊村。去年,龍王壩村接待遊客達19萬人次,每人平均純收入達11200元。

流經寧夏固原市彭陽縣城陽鄉的茹河,因地殼變化和河床運動形成旱垣上的瀑布,當地以此發展鄉村旅遊(2019年10月1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一産利用生態、二産服從生態、三産保護生態,發展林果經濟、林下經濟、庭院經濟,拓寬綠水青山轉化金山銀山的新渠道。”固原市自然資源局副調研員裴京斐説。目前固原市已培育出近500個鄉村旅遊點,形成各具特色的縣域鄉村旅遊板塊和聚集帶。

生態産業化,産業生態化。在海原縣關橋鄉,以前百姓在房前屋後栽上幾棵梨樹,不具規模也沒有品牌效應。這兩年,當地在擴大種植規模的同時,還依託村莊面貌,規劃了步道、觀景臺、停車場等服務設施,昔日的西海固山鄉被打造成集休閒、旅遊及農産品加工一條龍的特色“梨花小鎮”。

寧夏中衛市海原縣關橋鄉梨花小鎮(5月1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47歲的關橋鄉方堡村村民張小龍在“梨花小鎮”租下攤位做起了燒烤生意。連他自己都不敢想,節假日每天竟能有2000元左右的純收入。“現在樹多了、山綠了,守在家門口就能吃上旅遊飯。”

實施國家儲備林、“碳匯交易”項目,吸引社會資本參與生態修復,發展智慧低碳城鎮項目……寧夏致力以增綠量、建機制、富百姓為基礎做實生態經濟。當生態改善政策在西海固大地陸續落地,生態紅利不斷得到彰顯。

寧夏固原隆德縣北象山歷史遺留廢棄礦山修復工程(5月1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當前,乘著寧夏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先行區的東風,西海固地區正努力通過山林權改革、森林品質精準提升、打造“生態經濟”新高地等一系列舉措,尋找為生態賦能的綠色發展新路徑。

“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後,老百姓對環境品質的需求提高了。這兩年國家、自治區層面對生態建設的投入和支援力度都在加大,因此基層更有決心和能力解決老問題、蹚出新路子。”固原市隆德縣自然資源局局長馬進川説。

這是5月18日拍攝的寧夏固原市西吉縣月亮山(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

 
 
網站無障礙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