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中國鄉村振興線上 >  要聞

青海班瑪:高原養菌“土生金”助力鄉村振興

時間:2022-06-13 09:50:26 丨 來源:新華網 丨 作者:李寧 丨 責任編輯:劉夢雅

新華社西寧6月12日電 題:青海班瑪:高原養菌“土生金”助力鄉村振興

新華社記者李寧

高原仲夏,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江日堂鄉高原特色菌種種植基地大棚內,土壤中的羊肚菌菌種正貪婪地汲取著養分,靜待發芽生長。

銀寶在大棚內半蹲著,一邊察看營養包放置情況,一邊用鐵鍬將泥土堆在塑膠薄膜兩端壓實,保證土壤周邊溫度恒定。按照生長規律,再過幾天,白色的菇蕊將冒頭出現,黝黑的土地上將撒滿“星星”。

6月10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江日堂鄉高原特色菌種種植基地大棚內,當地牧民銀寶正半蹲著察看羊肚菌營養包的放置情況。(新華社記者李寧 攝)

銀寶是江日堂鄉更達村村民,從小在班瑪縣長大的他對羊肚菌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每到夏季,野生的羊肚菌在縣域內的瑪可河林場頻頻“出沒”,牧民時不時會摘取一些賣錢;陌生是因為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售賣每斤價格上百元的羊肚菌竟能在土地裏種植。“土裏面也能種出‘金子’?”銀寶心裏滿是疑問。

班瑪縣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年降水天數超過170天,氣候冷涼、晝夜溫差小、土壤微量元素含量高,是羊肚菌的天然培育場。

“上海援青幹部想為當地引入高附加值的經濟作物。經過調研,喜涼的羊肚菌進入視野。”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副研究員陳輝介紹,上海農科專家先後多次來到班瑪縣,研究人工規模化種植羊肚菌的可行性,最早一批羊肚菌在2020年6月中旬順利出菇。

改造蔬菜溫棚為菌種涼棚、布設雙層遮陽網減少紫外線、鋪設雙層薄膜控制溫度……經過兩年試種,大棚內羊肚菌出菇率達20%-30%,每畝地産量約400斤,“羊肚菌鮮品價格穩定在每斤150元左右,製成的幹品價格更是達到每斤600元,是目前人工栽培價格最高的食用菌類。”陳輝説,相較于其他地區每年2至3月羊肚菌成熟,7月“反季節”收穫的羊肚菌正好補充市場空缺,賣上一個好價錢。

羊肚菌試種培育成功後,上海援青指揮部投資1200萬元,擴大羊肚菌種植規模,“造血式”幫扶,推進鄉村振興。“通過土地流轉的方式得到15余畝土地,在土地平坦處修建了42座菌菇大棚及設施,用於羊肚菌的培育、加工。”銀寶告訴記者。

圖為2020年7月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採青灘拍攝的試種成功的羊肚菌。(受訪者供圖)

“一年下來,羊肚菌種植收入在50萬元左右,除了每年向土地所屬村落的26戶村民提供30萬元分紅外,基地還為周邊村落提供10余個勞動崗位,負責羊肚菌種植收穫工作。”種植基地負責人劉輝説,“招工告示張貼出來的第一天,銀寶就報名了。”

從牧民到羊肚菌培育工人,銀寶現在一天的打工收入有200元,每年大約可以幹半年時間。加上在基地打零工的妻子和兒子,僅靠種植羊肚菌,銀寶一家年收入能達四五萬元。

再過三周,一簇簇新鮮的羊肚菌將破土而出,運往全國各地。而銀寶有關羊肚菌“土生金”的疑問也會在一架架裝載羊肚菌的飛機起落間得到答案。

 
 
網站無障礙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