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中國鄉村振興線上 >  本網獨家

鐘彩虹分享獼猴桃産業水城之路 讓種業研究真正為國為民所用

時間:2021-11-01 09:12:56 丨 來源: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 丨 作者:王振紅 王虔 丨 責任編輯:王虔

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訊 (記者 王振紅 王虔)貴州省六盤水市水城區,曾經的國家級貧困縣,因獼猴桃的種植踏上了産業脫貧之路。2020年,水城正式實現脫貧摘帽,獼猴桃産業正繼續助力這裡踏上鄉村振興之路。在蓬勃發展的背後,離不開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鐘彩虹研究員團隊近十年來的科技幫扶。在水城的科技幫扶中,有哪些經驗值得繼續在鄉村振興進程中推廣?科技工作者如何以扶貧經驗為基礎,在鄉村振興之路上再出發?針對這些問題,中國網記者在水城區專訪了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研究員鐘彩虹。

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獼猴桃資源與育種學科組組長、研究員鐘彩虹

中國網:您和團隊來到六盤水、來到水城時,這裡的獼猴桃産業面臨的問題有哪些?您和您的團隊怎樣去解決的?

鐘彩虹:我是2012年受六盤水市水城縣負責獼猴桃産業幹部的邀請過來調研。在調研過程中,發現他們這個産業中間還存在一些問題,特別是因為這種山地獼猴桃産業,它建園的標準,包括園區的選擇,都達不到品質要求。

我們在走訪的過程中,在交流溝通中,發現他們急迫需要科技人員對他們進行幫扶。所以在這樣情況下,我們2013年就和六盤水市政府簽訂了合作協議,一簽就是五年。我們通過全縣的調研,然後針對適合發展獼猴桃的區域,去幫他們做園區的規劃、技術培訓、現場的指導,包括品種的引進。

我們來的時候,他們主要就是種植“紅陽”這個品種。這個品種也是適合水城的低海拔區域發展的。但是對於這個品種如果上高海拔的話,就有致命的弱點,對潰瘍病的抵抗力弱,特別軟腐病比較嚴重。所以我們針對他們的氣侯條件,幫他們選擇,一個是本身提高紅陽的種植水準,提高種植技術。第二就是引進我們自己中科院的專利品種東紅,增加品種的花色,最主要是提高品種的抗性,使它的種植區域由原來的(海拔高度)1200(米)到了1400(米),就是提高了200(米)到300(米)的海拔高度。

在品種引進同時開展技術培訓。因為2014年(開始)我們院裏定點幫扶水城,六盤水的獼猴桃主産區也是水城縣,所以我們就是跟六盤水市的項目和院裏的扶貧項目結合起來,把水城這邊作為重點在打造,幫他們培訓當地的技術骨幹。另外一個是培養企業的技術骨幹。然後就是深入田間地頭。

這幾年我們主要採取建立示範點,不管是我們的品種引進,還是我們的技術。包括這個防雹網,是因為這邊有些縣鄉鎮冰雹發生比較頻繁。所以我們做了三個點的防雹網的示範。這個防雹網的示範最後效果非常不錯,一方面確實是防冰雹。另外一個就是,防雹網做了之後,對抵禦(春末初夏)這種極端高溫天氣效果非常好。

我們在那邊(水城縣青林鄉)做了示範,既有品種又有防雹網,做完了之後,當地老百姓一看防雹網效果好,一下擴大了一百多畝,就是自己花錢去做防雹網。同時去年開始水城區管委會看這個防雹網效果好,在全區推廣,每個鄉鎮,特別是低海拔的那些鄉鎮。所以這個技術主要是通過示範,通過培訓來做的。

中國網:獼猴桃的種植大力推進了水城的扶貧工作,回顧這一段歷程,您認為有哪些經驗值得繼續在鄉村振興中發揚?

鐘彩虹:我們在六盤水、在水城區做這個獼猴桃産業扶貧,包括科技扶貧這個過程中間,我覺得確實有很多的經驗值得推廣。一個首先是這個我們到這邊來,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援,這個非常重要。從人力、物力、財力都全面在支援這個獼猴桃産業的發展,我們在這裡的工作都得到了他們大力的支援。地方領導和基層幹部對這個事情的重視程度,包括人員培訓的組織、基地的選擇這些,跟他們分不開的,這是非常重要的。

再一個就是國家的重視程度非常大,我們在這下面做工作就相對來説要容易很多。因為這麼多年,我們為了六盤水市、水城區做獼猴桃病蟲害的調查,以及産業的現狀調查,以及我們品種的區域佈局,這些工作都離不開當地的配合。我們在過程中間,也取得了很多的科研成果。

我覺得下一步做鄉村振興,可能要更進一步發揮前期這種示範點的作用。産業非常重要,必須要有個示範點。讓老百姓跟著做,讓老百姓看著去學,這樣的話,可能效果會更好一些。鄉村振興首先是産業振興,如果能把這個産業做好的話,再結合一些美麗鄉村其他的這種基礎設施的改進,自然就提升了。

我們前期的推廣過程當中,唯一感覺就是我們要加大科技的普及、科技的推廣力度。因為這個科普在基層是非常重要的。獼猴桃的話,它就因為栽培歷程比較短,很多老百姓想栽,但是不知道怎麼把它栽活。所以從鄉村振興如果下一步來做的話,就是加大科技的普及培訓,加大示範點的建設。這個示範點就是讓老百姓在學習的同時能夠看到這個示範樣點,這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網:在水城的鄉村振興道路上,獼猴桃産業發展還有哪些困難和問題要攻克?

鐘彩虹:水城區的獼猴桃産業從我們來到現在,就是九年的時間,發展還是蠻快的。這九年已經發展到了將近11萬畝的獼猴桃,這個規模還是非常大的。那麼對於六盤水市全市來説,已經有20.8萬畝了。

水城區的獼猴桃産業規模我覺得已經是很適合,或者説即使要增加,也是少量的增加。我們下一步的重點,就是提質增效,提高品質,然後提高單畝的效益,動態地發展。不適合的地方,特別是冰雹頻繁發生區,如果沒有解決的措施,就不適合發展。但是有一些可能非常好的地方,因為海拔高,沒有合適的品種,我們下一步可以引進一些適合高海拔區域,條件又適合發展獼猴桃的區域來發展這個。

再一個,這邊春旱嚴重,就是缺水。喀斯特地貌,土壤存不住水,所以可能下一步對於這個獼猴桃區域,其實包括其他農業也是一樣,得解決這個水的問題。就是説或者找有水源的地方,或者有便於蓄水的地方,就可能引進一些水利工程,怎麼樣保證有水源,這是目前産業中間兩個比較重要的。

我們現在發展區基本上是(海拔高度)1400(米)以下,因為它主打是紅陽和東紅。那麼對於這個1400(米)以上,1500(米)到1800(米)或者1900(米),這一大片區域,如果説將來想發展獼猴桃,都要有相應的品種去推動,引進一些適合於這種高海拔區域的品種,帶動當地産業的發展。真正來説經濟實力薄弱一點的,還真是這些高海拔區域。

中低海拔區域,這幾年種獼猴桃,老百姓是富裕的。當然這裡面離不開當地政府的支援,不管是市裏面還是區裏面,都成立了農投公司,由農投公司從種植的品種、技術,到後面都跟蹤,特別是銷售,這塊不管是市裏還是區裏,都在全力幫助老百姓。所以如果下一步要做,可能也是要在這個基礎上,更進一步的把産業做好之後,讓老百姓跟著走。由農投公司從全産業鏈介入這個非常好,這個對産業的發展才真正是有後勁的。

中國網:未來如何通過合作,讓科學技術在水城鞏固脫貧成果、推動鄉村振興領域持續發力?

鐘彩虹:其實年初,我們中國科學院科技促進發展局就已經部署了任務,我們已經在水城區這邊佈置新一輪的三年工作計劃,就是今年到2023年。三年圍繞以後獼猴桃産業,怎麼進一步提質增效,我們從病蟲害,從産品的采收標準的確定,採購的儲藏保鮮,已經部署了實驗工作,包括調研。

然後同時,水城區也好,六盤水市也好,獼猴桃品質是非常不錯的。那麼將來怎麼樣走出國門,我們也在幫他們做好綠色防控、農殘的監測,保證將來出口農殘不超標。這是從我們武漢植物園獼猴桃這個團隊來説,現在正在做的。

我們領到新的任務就是下一步要做一個示範點,我們全院能夠跟這個農業挂上鉤的專家們,都集中到一個地方,這樣的話也展示我們中科院的科技力量,同時確實是讓老百姓能夠在一個點學到真正好的東西,産業的技術、科技。

獼猴桃這塊,我們肯定是全力的支援水城區下一步的發展,包括六盤水市都是一樣的。本身我們已經有九年的時間了,我們簽了兩輪合作協議是到明年結束,這輪合作協議搞完之後,還會要持續往下走,開展全方位的合作。

中國網:您認為在水城的科技幫扶經驗有哪些值得向國際推廣?

鐘彩虹:如果要説可以值得推廣的經驗,我覺得第一個應該還是科技的普及、培訓。科技的推廣是非常重要,因為至少獼猴桃産業,我們的品種、技術不輸于國外。但是我們的品種、我們的技術如何發揮它最好的作用?我們的技術普及力度還是不強。培訓班怎麼樣到田間地頭,讓基層一線老百姓掌握,這個還是有過程的。怎麼樣把我們高深的,或者説我們研究了好的技術成果,通俗易懂地教會老百姓,這個還是有個過程。當然也許隨著年代的發展,農村的年輕人會越來越多,可能接受能力會更強,但是這個培訓是最值得推廣的經驗。

第二個就是和地方的配合。他們的農業部門、他們地方的科研院所,我們是緊密合作的。不管是從産業的規劃,包括當地生態環境的調查,以及我們涉及到獼猴桃産業的科技研發,都是一起共同努力的。我覺得這個作為不管是鄉村振興,還是下一步走,從哪個方面,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每個專家到各個地方之後,是離不開本地專家的,沒有本地專家參與的話,我們很多工作都不熟悉,都做不到位,説不定可能是機械的照搬。

第三就是地方政府的重視。我們的科技成果在推廣過程中,如果得不到地方的重視,我們肯定是舉步維艱的。所以我特別喜歡來六盤水,特別喜歡來水城。因為感覺每次到這裡來,他們都是非常重視,

中國網:在科技扶貧領域,您取得了非常多的成就和榮譽。您認為,未來要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鄉村振興,科技工作者應如何在扶貧成績的基礎上再出發?

鐘彩虹:其實您剛才説的這個問題,真的是有點惶恐。我2006年到武漢植物園,2007年開始一直都是在做獼猴桃品種的培育、品種的推廣,特別是這種科技的培訓,一直在第一線。在這個過程中間,真正讓我取得成績,讓我成長了,是地方政府,這些和我合作的夥伴,包括企業,是他們成就了我。其實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國家的政策讓我趕上了好時代。正好有精準扶貧,有鄉村振興,國家的美好時代給了我使命,時代給我提供了一個舞臺。

從開始我就一直得到我們院裏(中國科學院)的支援。特別是産業化應用這塊,科技的研發、推廣。在基礎研究的同時,還能夠花大力氣來支援我們的成果轉化,支援獼猴桃産業,一直都不斷,真的非常不容易。這個我一直都是很感動的。我雖然做獼猴桃做了將近30年,但是(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的基礎是從1978年就開始了,前期打好了非常好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能夠把上兩代人的團隊做出的成果,進一步發揚光大,這是很好的。

(榮譽)這個東西只是我代表大家,我代表武漢植物園團隊來領。所以這一點來説,我是有點惶恐的,也不敢承受。但是作為我們科技工作者來説,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的使命,我們應該把所研究的成果,所研究的技術,推廣到一線。這也是我一直想的。

我也可以完全不出來,我就在院裏做育種。但是你育出的品種是為了什麼?我們育出的品種不就是為了老百姓嗎?為了社會上用,為了國家。特別種業是我們國家(農業)的命脈。如果説沒有種業,沒有資源,你這個産業發展起來道路就很艱難。所以我們作為科技工作者首先要做好種業的工作,種業的研究、種質的創制、品種的培育。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必須要把我們選出的品種推到社會上去,讓老百姓能夠用上它,能夠讓這個品種為社會服務,為國家提高經濟發展、老百姓的脫貧致富能夠發揮作用。所以我覺得作為科技工作者,這條路肯定是要長期堅持下去的。

再一個就是這種培訓,科技的普及。科普我覺得太重要了,特別是農村,特別是一些偏遠的農村,非常需要科技普及。我也希望有千千萬萬的科研人員能夠深入到偏遠的農村。雖然説可能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是如果沒有我們這樣的科研人員反反覆復去和他們講的話,他們就沒法提升,他們種出的産業,怎麼可能做高産業?農業要走現代化,你首先得把他們的素質提高了,讓他們能夠聽得懂你所講的現代農業的東西。我覺得作為科技人員來説,應該做的就是做好科研,並且把這個科研怎麼樣推廣普及到一線需要的人身上去。

我也希望培養大量的年輕人,非常高興的是,這幾年在推廣過程中,很多大學生開始加入到獼猴桃産業。看到有年輕人進來我就很高興,這個産業發展就有活力。

(視頻出品:中國科學院科技促進發展局,中國科學院院刊,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網站無障礙
日本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