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1hhf"></cite>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var><var id="v1hhf"><strike id="v1hhf"><listing id="v1hhf"></listing></strike></var><var id="v1hhf"></var><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ar>
<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thead id="v1hhf"></thead></video></cite>
<var id="v1hhf"></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
<var id="v1hhf"><video id="v1hhf"></video></var><cite id="v1hhf"><video id="v1hhf"><menuitem id="v1hh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1hhf"><strike id="v1hhf"></strike></cite>
<menuitem id="v1hhf"></menuitem>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尹文彥:爭做教育“實干家”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時間: 2020-09-07 | 責編: 李穎

image.png

山西省晉中市榆社縣教育科技局黨組書記、局長尹文彥

庚子高考有感

百年彈劍匣,榆邑出清華。

立地伏幹將,倚天起霓霞。

小成如海市,大道走天涯。

微醉須復醒,且飲一杯茶。

這是2020年7月25日,榆社縣教科局局長尹文彥在榆社中學2020年高考成績發佈會上寫給師生們的一首詩。詩裏有尹文彥對學校今年高考成績的肯定,也有對榆社縣教育的期許。

2020年高考,“破天荒”考出一個清華,對於只有14萬人口退出貧困縣行列不久、域內教育發展還極不平衡的山區小縣來講,是極大的鼓舞。

在今年春季開學工作會議的講話中,尹文彥提到:“我們的事業充滿希望,前進的路上充滿挑戰,希望同志們牢記初心使命,同心同向同力,扛起肩頭重任,在思想上破冰,工作上突圍,品質上發力,以堅如磐石的信心、只爭朝夕的勁頭、堅韌不拔的毅力步入教育發展新賽道,奮力爭先,勇往直前,全面開創我縣教育發展新局面。”

對於榆社縣的教育事業,他始終滿懷希望,步履不止。

距離2015年7月13日出任榆社縣教科局局長,尹文彥迄今已在教科局工作5年有餘。

來教科局之前,他教過書、下過鄉,在政府機關大院呆過,走了8個單位,曾任兩個單位一把手,因此對教育有更深切的感懷:“這些年裏,深切感受到人民群眾對優質教育的強烈渴求,我也一直希望在我的任期內能多為榆社教育更好發展儘自己最大的努力。”

為此,他經常以“厚德載物,知行合一”這句格言勉勵自己。無論是做人還是做教育,他都以教育家陶行知老先生為學習的榜樣和永遠的偶像。

不做空頭理論家,爭做教育 “實干家”

“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當代、利在韆鞦的德政工程。對於榆社這個相對偏遠落後的省定貧困山區小縣來説,辦好教育事業責任重大、使命崇高。” 

近年來,榆社縣委政府高度重視教育,始終把教育當做最大的民生工程、奠基工程,舉全縣之力辦好教育。剛上任伊始,尹文彥就目標篤定,下定決心苦幹實幹,凝心聚力,創新突破,全面構建良好的教育生態。他精心編寫了“教育三字經”,希望以此引導教育系統全體教職員工共同創造一個更加有利於幹事創業的環境,提供一個最基本的思想遵循和工作尺規,激勵他們要有想幹事、能幹事、幹成事的探索實踐精神,不做空頭理論家,爭做教育“實干家”。

“想幹事、會幹事、幹成事、能共事、不出事”,“教育三字經”出來以後,在教育系統引起不小的震動和共鳴。尹文彥説:“一直以來我也是以這種幹事的思想和態度去衡量我們的同志,讓他們有想做事的衝動、會幹事的智慧、幹成事的擔當、能共事的情懷和不出事的品行,創設一種‘有為才有位’正能量的用人環境。”

不讓一個孩子因貧失學

2020年6月29日,教育部十部門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工作健全義務教育有保障長效機制的若干意見》,特別提出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是當前最大的政治、最大的民生、最大的責任,其中義務教育有保障是“兩不愁三保障”的底線目標之一,事關脫貧攻堅的成效和全面小康的成色。

榆社縣幼兒入園率為99.88%,高於全省平均水準,義務教育階段無一人因貧輟學。這一成績的取得,得益於榆社縣教科局聚焦“幼兒入園率”和“控輟保學”兩個約束性指標,從三個方面壓實責任,精準施策。

一是嚴格學籍管理。積極協調民政、公安、扶貧等部門對適齡兒童、少年入學情況進行摸排,做到嚴謹精細,底清數明,不留死角,不落一人。二是強化責任落實。明確“控輟保學”主體責任,壓實包保責任,會同鄉(鎮)部門,健全異動學生動態監測機制,做好疑似失學勸返工作。三是健全保障機制。全面落實隨遷子女、農村留守兒童教育保障關愛制度,提高“送教到府”實效,確保義務教育階段無一學生因貧失學,切實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以“提高幼兒入園率”為例,一是落實學前教育生均撥款制度,從2019年起,凡經教育部門審批設立的公辦幼兒園,按600元/年/生的標準,由財政撥款用於幼兒園公用經費,一年共計撥款達140萬元;二是加大民辦普惠性幼兒園認定審批力度,全縣已認定4所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有效提升了縣城學前教育公共服務水準;三是加強幼兒教師隊伍建設,其中2017和2018連續兩年以政府購買服務崗位形式招聘補充幼兒保教人員90名。

在義務教育“控輟保學”方面,一是落實“雙線控輟”保學責任制。“雙線”即“鄉(鎮)政府包村領導—村兩委領導—家長”一條線;“教育部門—學校—教師”一條線,通過層層簽訂“控輟保學”目標責任書,落實工作責任。二是建立殘疾學生檔案,實施“送教到府”服務(截至目前,各學校安排送教到府的殘疾兒童少年24名)。三是加強中小學生學籍管理和政策法規宣傳,做好走訪和疑似失學兒童少年的勸返工作。

辦好家門口的學校

近年來,榆社縣由於城鎮化建設步伐的加快、新建居民小區增多、易地搬遷政策和國家二孩政策的實施,大量人口持續涌入縣城。為解決群眾上學難、上好學需求,2019年投資近億元在縣城新建了一所北城學校。該校佔地50余畝,是目前全縣辦學條件最好,設施設備最全,資訊化技術最優、功能最強大的一所新型學校,集小學初中一體化辦學,可以滿足2400余名學生就學需求,大大緩解了周邊及縣城學校就學壓力。為辦好家門口學校,五年全縣累計投入1.7億元,全面改善辦學條件,城鄉教育資源實現基本優質均衡。

辦學硬實力夯實了,如何讓更多群眾願意把孩子放心送進家門口學校,這又是擺在尹文彥局長面前的一件大事。

在校長隊伍建設上大膽進行校長職級制改革。“一所好學校取決於一位好校長,一位好校長可以成就一所好學校。教師的工作是教學,而校長的工作是辦學。校長職級制改革正好適逢其時,進一步擴大了學校辦學自主權,可以讓校長更好地轉變角色,聚精會神抓教育,放開手腳謀發展,實現了‘專家治校,教育家辦學’目標。”

為搞活教師隊伍這一源頭活水,激發教師教學積極性,在教師隊伍管理上,啟動中小學教師“縣管校聘”管理改革。會同編制部門對中小學校的編制進行重新核定,制定《崗位設置和教職工聘用方案》,打破了過去“行政命令式”編制管理的固化模式,初步建立了“雙向選擇式”崗位競聘機制。截止目前,全縣1785名教師聘任上崗,改革穩步推進。

師資隊伍水準決定了教育的品質,榆社縣教科局從三個層面進行了優質教師引進和培養:一是通過“外出招聘”方式,補充專業教師隊伍。以明確的態度,優厚的待遇,吸引優秀教師來榆社縣任教,補齊專業教師不足的短板,為教育品質提升注入新活力。二是加強教師培養。落實“國培計劃”“省培計劃”“鄉村教師能力提升計劃”,把經費用在刀刃上,加強拔尖骨幹教師的培養;三是組織開展教師全員培訓。進一步強化鄉村薄弱學校教師培養培訓,努力培養一批省市級學科帶頭人和骨幹教師,為榆社教育發展提供強有力人才支撐。

2020年榆社縣普通高考二本B類以上達線人數近658人,創歷史新高,其中1名理科考生被清華大學錄取,在人才培養上取得了歷史性突破。

縣域教育和困境突破

儘管不斷取得突破,但在尹文彥眼裏,榆社縣當前的教育仍面臨諸多困難和挑戰。這其中,“突出的問題是現有的教育資源、品質與人民群眾上好學的強烈要求之間存在不平衡、不充分。”

尹文彥從三個層面對其進行了解讀。

一是縣域義務教育教學品質存在不平衡、不充分。例如,目前,榆社縣學校因辦學規模大小不同(既有巨無霸,又有小不點),師資能力素質不同,家庭文化層次不同,以及學生自身行為習慣不同等因素影響,教育教學品質差異也較為明顯,存在教育教學品質不平衡現象。同等規模學校教學品質也有較大差異,加之縣城學位供給不足,標準化操場供給不足等,導致城區“擇校熱”“大校額”等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

二是縣域內學校教師隊伍建設存在不平衡、不充分。榆社縣教師結構性短缺矛盾突出,在編在崗教師供給不足,特別是優秀教師相對不足,校際間教師配備不平衡、不充分。“部分教師的教育理念滯後,專業素質和業務能力已遠遠不能滿足當前教育發展的要求。”尹文彥舉了個例子:一些鄉下教師想回城,外地教師想回家,上了職稱的教師想脫離一線,職業倦怠情緒有所抬頭,影響了全縣教育教學品質的提高。

三是校長隊伍管理水準存在不平衡、不充分。近年來,榆社縣的校長隊伍愛崗敬業、勇於吃苦,總體上主流是好的,得到了縣教科局的肯定,也同樣存在部分校長心思不在教學、不在管理上,滿足於當甩手掌櫃,盲目自大,忽冷忽熱,聚焦主業不夠,不想為不作為,甚至亂作為;有的缺乏大局意識、擔當意識、看齊意識和創新精神,暮氣沉沉、幹勁不足,“等、靠、要”思想嚴重。

“這些教育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既有羈絆多年的頑疾痼障,又有新時代出現的新矛盾,對教育改革和發展提出了新要求。”基於這種思路,榆社縣教科局以“縣管校聘”管理改革為契機,打破了過去“政命令式”編制管理的固化模式,建立了“雙向選擇式”崗位競聘新機制,在進一步優化教師資源配置,盤活了教師隊伍,激發了教師活力,促進了教育均衡,為榆社縣的教育教學品質提升增添了“新動能”。

做教育就是做生態

“做教育就是做生態”。在多年的教育實踐中,尹文彥頗有感觸,他認為生態很重要。辦好教育,僅僅靠教育部門是不行的,需要上下左右同向發力,協同作戰,政府、社會、學校、教師、家長、學生都是這個生態中的一部分,離開誰都會影響教育的進步發展。

2016年,榆社縣提出“五縣戰略”,其中人才強縣戰略處在根本位置,創新人才又是實施人才強縣的根本保障和最大優勢。這需要在充分利用現有教育資源的基礎上,著眼長遠,在構建創新人才培養模式上下功夫。

尹文彥認為,在當前形勢下,作為一名好校長應該具備以下特點:要勇挑重擔,不辱使命,做有作為的校長;要創新管理,激發活力,做善管理的校長;要嚴謹治學,提升品質,做專家型校長;要改進作風,率先垂范,做實幹型校長;要提升境界,廉潔自律,做身躬行正的校長;要完善機制,嚴格考核,做大家認可的校長。

在實際操作中,秉持“品質提升、標準先行”的理念,結合榆社教育發展的實際情況,尹文彥和榆社縣教科局領導班子制定了“雙百分”考核辦法(日常管理+教學成績),把立德樹人成效作為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準,把教學品質作為考核學校的一把硬尺子,期望以此“為廣大教職員工努力工作創造一個功有所獎、過有所罰的幹事環境,一個制度公正、執行公平的競爭環境,一個人盡其才、心有所屬的工作環境。”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遵循教育規律就是遵循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在尹文彥看來,學生的健康是教育工作的基礎與前提,教育首先要基於正確的學生觀,樹立以學生發展為本的教育理念,科學制定發展目標,循序漸進,幫助學生不斷建立新的認知、不斷超越自我,完善自我,提升綜合素養,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

這與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一脈相承,也是對新時代“培養什麼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的教育工作目標方向、根本遵循的貫徹落實。榆社縣教科局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以“立德樹人”為根本,堅持“五育並舉”,聚焦課程構建、目標構建和價值觀構建,因地制宜,下足功夫,全力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為提升教育品質和人才培養,榆社縣教科局還對每個學段提出了階段性育人目標。尹文彥把幼、小、初、高四個學段十五個年級比作十五級臺階,他説:“要努力築牢每一級臺階,為上一個年級,上一個學段打下堅實的基礎,輸送更加合格優秀的人才。一個學段接著一個學段地抓,一個年級一個年級抓,一個班級一個班級地抓,一科一科地抓,要咬定青山、鍥而不捨,持續發力,久久為功,一抓到底。”

誠如在2020年春季開學工作會議中對榆社縣教育發展的篤定,尹文彥對榆社縣教育滿懷信心,他説:“2020年,榆社縣教科局繼續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遵循‘安全發展、規範發展、差異化發展、一體化發展、高水準發展’的指導思想;聚焦‘三改兩保兩提高’重點工作;凝心聚力,務實創新,辦更加公平更有品質的教育。”

在迎接建黨100週年之際,他希望進一步強化主責主業,發揮教育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開展“黨建+文明學校、魅力校長、最美教師、陽光少年(兒童)”評比活動,進一步強化黨建引領效能,積極弘揚正能量,喚醒發展精氣神,獻禮建黨100週年。

日本人与兽